精彩文章

活在這一刻:

護生,是為了護心

文:若榆

336期 2012年7月5日



「有情世界——豐子愷的藝術」之「護生護心專題展」後記

「護生者,護心也。……去除殘忍心,長養悲心,然後拿此心來待人處世。」

1949年4月,豐子愷先生隻身赴港舉辦畫展,想不到,相隔六十三年,2012年5月,他的作品又在香港展出。

「有情世界——豐子愷的藝術」展覽,分為「人間情味」及「護生護心」兩個專題。其中「護生護心」展覽,作品來自浙江省博物館珍藏的《護生畫集》,是豐子愷平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是次展品,是從450幅原作中,精選的100幅。

豐子愷 (1898-1975),集散文家、畫家、翻譯家、音樂家、教育家於一身。早年師從李叔同(弘一法師)學習繪畫、音樂,並深受其佛教思想影響。自二、三十年代開始創作漫畫,將傳統水墨筆觸帶進漫畫,贏得「中國漫畫先驅」之名。早期漫畫多反映現實,後期常作古詩新畫,尤喜以兒童為題材。畫風簡樸自然,意境雋永。



世壽所許,定當遵囑
護生畫緣起於1927年。為了弘揚佛法、宣導仁愛,勸人戒殺從善,師徒合作編繪護生畫,豐子愷作畫,弘一配詩。1929年在弘一五十歲生日時,《護生畫集》由上海開明書店出版,收畫五十幅,與弘一的壽數相若。此後,每隔十年,便成一集,畫幅也隨之遞增十幅,創作過程長達四十多年。無論是戰亂、還是慘遭迫害的文革時期,豐子愷也沒停下來,「不受環境的挫折而停頓,不受病魔的侵犯而退餒」。最後出版第六集時,正值法師百歲冥壽,「護生畫功德於此圓滿」。他以自己的生命,完成對老師一生的承諾。



相遇相知、緣起不滅 

1948年九月,豐子愷至廈門,遇見神交已久的廣洽法師,兩人自此成為至交,發願要為紀念弘一法師攜手努力。世事多變,歷盡人間滄桑的《護生畫集》六集原稿,最後亦於1978年為廣洽法師所收藏,並廣印流傳。


1965年豐子愷與廣洽法師在上海的日月樓看書。


據小思老師所述,八十年代初,她曾到新加坡拜訪廣洽法師,初睹護生各集原稿。老法師問她真蹟該如何處理,小思老師以「最理想是能歸故里」o作回應。結果,廣洽法師於1985年親自將畫作攜回鄉土,捐贈給浙江博物館收藏。可是,二十多年來,真蹟從未展示過。

香港「豐迷」甚多,除了大家熟識的小思、蔡瀾之外,香港藝術館館長司徒元傑也是其中之一。去年三月,司徒館長走訪浙江省博物館,見畫集被裝訂成六本畫冊,不能分開,難於展出,但當在他翻閱畫集時,發現集中不少畫頁,因年代久遠而鬆散出來,於是要求將散頁借回香港展出,想不到這個建議竟被接納了。可見,有機會親賞「護生」真蹟,實在是香港人之福。



觀賞真蹟、由心出發
踏入「護生護心專題展館」,仿如走進一個純白的世界。寬廣闊落的展場、雅淡簡約的設計、寧靜的氛圍,很配合「護生護心」的主題,充分展現了豐子愷的精神世界。

「初集取境,多有令人觸目驚心不忍卒睹者。」

展出的畫作,主要來自第一、二及四集,以戒殺、護生、善行為題材。「戒殺」之作,展現出生靈遭受人為傷害的場面,多出自第一集。

眾生皆有佛性,人與動物亦無異。《眾生》是畫集的第一幅作品,弘一法師通過「是亦眾生,與我體同,應起悲心,憐彼昏蒙。普勸世人,放生戒殺,不食其肉,乃謂愛物」的題詩,開宗明義地宣示了《護生畫集》的主旨。

為了反映殺生之惡,多幅展品都以動物為主角,例如《示眾》、《乞命》、《誘殺》、《囚徒之歌》等,都是從眾生平等的角度出發,激發人類的悲憫心。《乞命》描寫老牛流着眼淚,跪地求饒,配以題詩「吾不忍其觳觫,無罪而就死地,普勸諸仁者,同發慈悲意。」,令人深刻地感受到牛的可憐、人的涼薄;進而透過《忠僕》,道出 「六畜之中,有功於世而無害於人者,惟牛與犬,尤不可食」。

至於《喜慶的代價》、《除夕》則揭示喜慶背後,家禽慘遭殺戮的真像,通過「家人歡」與「畜生哭」作強烈的對比,觸目驚心的畫面,促使世人作出反省。

豐子愷素有童心,亦好作兒童畫,如《兒戲》(一)、(二),描寫兒童在嬉戲之時,以虐殺小動物,如蝴蝶,蜻蜓為樂。為免兒童種下殘忍之心,導致將來「干戈兵革鬥未止」,法師勸喻世人培養善心,應從小開始,「教訓子女,宜在幼時,長養善心,勿傷物命,充此一命,可為仁聖」。

「所表現者,皆萬物自得之趣與彼我之感應同情。」

展品之中,大部分均側重「護生」,表現人類護生愛物的行為,多出自第二集。

眾生有情,物我同體。在《蝴蝶來儀》中,兩童相對讀書誦詩,蝶兒飛近窗邊,「只緣聽聽誦詩聲」;《溪邊不垂釣》,為的是害怕水中的游魚受到驚擾傷害。人與萬物,和平共處,相融並存於天地,就如《雀巢可俯而窺》所寫:「人不害物,物不驚擾,猶如明月,眾星圍繞。」

溪邊不垂釣


「我為取小凳,臨時築長廊,大隊廊下過,不怕飛來殃。」為了保護螞蟻,搬出小板凳,放在螞蟻搬家的路上,讓人們繞道而行,《螞蟻搬家》的故事,展現出人的善心。

人與動物和平相處,相護相依,是人間至善至美之境。如在《中秋同樂會》中,人、兔、鳥、山川、草木,共浴於朗月清輝之中,體現了萬物同樂的境況。

又如《松間的音樂隊》,描畫出一派悠閒自適、和諧寧謐的田園風光,最妙是配以明葉唐夫的詩「家住夕陽江上村,一灣流水繞柴門,種來松樹高於屋,借與春禽養子孫。」突出了大自然的和諧生態。

俞平伯稱豐子愷的畫妙在「隨意揮灑」,「疏朗朗的幾筆似乎很粗率,然物類的神態悉落彀中。」正如《生機》,畫面所見,破爛的牆隙,長出一根小草,還引來了蜻蜓,「我為勤灌溉、欣欣有生機」。閒閒幾筆,內蘊人生哲理,寓意絕處逢生,希望在人間。



「讀是畫者,善護其心」

豐子愷一直強調,護生的宗旨最終是為了人生。展覽之中,還有一類是展示人類善行,動物感恩圖報之作,多出自第四集。豐子愷在第四集自序中所言:「此中所刊,絕大部分取材古籍記載,……然古來人類愛護生靈之心,歷歷可見」。其中有引用《虞初新志》,講述禽獸知仁義,知恩報德的故事,如《酬謝》、《送終》、《報恩》;也有讚歎動物亦具德性者,如《相敬如賓》、《築巢》、《撫孤》等。

舉世混濁,人情淡薄。喚醒人心,至為重要。

「有生即有情,有情即有藝術」。走進豐子愷的畫中世界,有如走進他的心靈天地,可消除世間的煩惱,讓心情變得祥和寧靜。

「讀他的隨筆,看他的漫畫,原來應一切由心進入。」不必以畫論去解讀他的作品,只要用心細看豐子愷先生的畫,就一定會感受到他眼底、筆端的有情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