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文章

活在這一刻:

工廈科學化水耕 種出人情味

文:黃夏柏

圖:可人

2014年9月25日


水耕引入香港多年,但談不上普及,今年初,一家新成立的社企,決意涉足開墾,成為香港首家發展室內水耕的社企。水耕場坐落昔日的工業區觀塘,沒有陽光與泥土的空間,通過科學管理,栽出綠油油的沙律菜。負責人懷抱美好願景,除生產無污染的蔬菜,更希望藉此推動環保、活化工廈、促進就業……過程中,栽種出意外的收穫,體味到種植如何讓人轉變、成長。

水耕項目名為「餘樂植物工廠」,名副其實的坐落工廈之內。工廈外觀略顯破舊,聯想不到內裏深藏一片「耕地」。工場大門甫打開,一道闊落的玻璃牆迎入眼瞼,透視背後潔淨的栽種工場,內裏豎立多個金屬層架,每層均鑲嵌植物燈,綠葉蔬菜欣欣向榮。工作人員穿起全套保護衣裝,把身體嚴實的覆蓋,透着濃濃的科幻味。這就是室內水耕種植場。

在香港推動水耕,絕對冷門,何以走這條路?親子王國環保教育基金總監龍愷思指出,基金一直從事環保教育,去年構思成立社企,延續推動環保的理念。坊間雖有不少環保企業,他們期望再創新途,其間搜集到日本水耕種植的資料,加上早陣子盛行栽種沙律菜,於是找來專業人士協助,引進日本的水耕種植系統,藉種植和銷售土產水耕沙律菜,推廣綠食飲食。




推動社區就業
造訪這天,湊巧有義工在摺疊單張,準備向社區發放,推廣水耕種植活動。有別於面向大自然的耕作計劃,這項目與社區緊緊扣連,獲民政事務總署「伙伴倡自強社區協作計劃」資助,植根觀塘,不僅是種植項目,亦同時協助社區人士發揮工作潛能,推動他們投身職場。

工廠於今年3月正式啟動,先後聘請了8位當區居民,包括新來港婦女、長者及剛畢業的青年,主責護理植物。龍愷思說,之所以藉水耕項目推動就業,因它較土耕易上手:「我們會提供訓練,只要掌握到技術,人人都可以是專業的。」不能缺的倒是細密心思,像把微小的種子植入海綿,便講求細心與專注。

讓退休人士重回工作崗位是近年的熱門話題,計劃亦積極的聘用長者。今年一月上班的金金60多歲,過去在製衣廠任職,退休多時,曾有情緒毛病。老人中心轉介來時,她表現得緊張,缺乏自信。起初社工擔心她能否勝任,更有人預期她會大發脾氣而離開。龍愷思憶述:「我感覺她不是這樣的人,而且她很想試,自言能力雖有限,但很想參與,回饋社會。我很欣賞她的正面思想,就讓她試做。」

金金早期的工作表現一般,植入種子的工序做得不過不失,但熟能生巧,漸見進步。龍愷思認為,栽種植物讓她放鬆,看到親手種出收成,提升了成就感,個性亦變得開朗,閒來會和年輕的同事分享昔日工廠幹活的情形。「金金的母親仍健在,會等她放工回家吃飯。他們都年長了,但關係維持得這樣好,想像那個畫面,感覺很靚。」說着金金的故事,她也深感鼓舞:「過程中發掘到這些效果,是意想不到的好,很正面,看到種植對長者的幫助。」


訓練員工讓他們有更好出路

除了長者,工廠亦聘用新來港婦女,部分找到長工後便離職,龍愷思豁達的說:「他們在這兒接受了訓練,增長了經驗,找到更好的工作,是好事,亦是我們社企想見到的效果。」水耕有其獨特性,這兒所學的有多大實用性?她肯定的說:「主要是性格的訓練,培養出一份細心。」因各個工序都講求準確,員工須具備耐性與細心,才能完成,「我們注重品質管理,同事要關注每個環節,做事要仔細、清晰,能訓練他們做事要完美一點,這種態度到任何機構都適用的。」

另一組需協助的社群,就是剛步出校門的青年,像剛修畢副學士的Kenneth。源於寓賺取入息於幫助別人,他渴望在非政府組織或社企工作,但欠缺正式的工作經驗,加上學歷的認受性有限,畢業後找工作難免嘗到碰壁滋味。憑着一股熱誠,終獲植物工廠錄用,負責管理水耕植物、聯絡客戶及帶領工作坊等。

他於工廠籌備階段已入職,工作了逾9個月,他開心的說:「學到水耕種植知識,亦增長了管理上的技巧,而工作坊給我的得着最多。」由事前計劃到控制流程,他從實踐中成長,又特別重視匯報技巧,讓工作坊的參加者能樂在其中:「為吸引家長和小朋友,說話要活潑一點,這要經過很多鍛鍊才掌握得到。見他們聽得開心,很有滿足感。」

雖然關注環保議題,Kenneth以往卻是種植門外漢,入職後不斷學,既開了見識,工場內水生植物更牽動他的心:「測試種植新品種常常帶來驚喜,像現在試種玩具南瓜,看它由種子成長,到長出花,很期待它結出果。」




按環保方針運作

龍愷思表示,測試新品種成敗參半,但會持續嘗試,除玩具南瓜,還有車厘茄,以至沙律花。為深入了解,記者特意走進水耕工場,進入前須穿上防護衣、專用鞋子和戴口罩,並經風淋機吹送三分鐘,嚴陣以待只為保護蔬菜免受污染。水耕不用泥土,蔬菜依賴清水和營養液生長,毋懼蟲患,故不用殺蟲劑,加上處於空調環境,不會沾到外間的廢氣、塵埃,龍愷思說蔬菜很清潔,可即摘即吃,不管風雨寒暑,全年都可以種植。


記者好奇:室內燈光和空調均由能源驅動,會否違背環保理念?她指工廠按環保方針運作,有節制的用電,像植物燈經自動調控,每天僅開啟12小時,而水耕不用澆水,只需偶然噴濕,耗水較土耕少。另外,水耕所用的營養液,可用廚餘製成,惟工場暫時未能使用廚餘養料,但在工作坊上,會介紹廚餘營養液的製作原理,讓參加者在家居實踐。

工廠啟動以來,銷售和推廣上波折重重,他們適時變陣,應對解難。話雖如此,龍愷思總結說:「體會是正面的。」無論員工的成長與轉變,以至工作坊帶出的信息,顯示計劃背後含有更深層的意義。「我個人亦變得更綠色、更開心,到工場料理蔬菜時,感覺寧靜。我會把這種正面信息傳達給自己。」




推動綠色飲食
餘樂植物工廠面積約4,000平方呎,當中四分三闢作水耕場。目前種植多款沙律菜,像組成其「皇牌雜菜」的羅馬生菜、橡葉生菜、紅水菜和綠水菜,其他如菠菜、牛油生菜和火箭菜等。

計劃通過銷售土產沙律菜,向大眾推廣綠食飲食。龍愷思說,小朋友普遍抗拒吃蔬菜,但他們的水耕沙律菜,鬆軟清甜,頗受小朋友愛戴,她期望能藉此培養小童自幼愛吃蔬菜的習慣。除了種植,他們亦在社區和學校舉辦工作坊,介紹水耕和環保知識,又會指導小朋友種植士多啤梨。她指出,種植士多啤梨需要細心料理,希望從中帶出更深層的信息:「教導小朋友如何照顧和愛護植物,從中學會一份責任感,並懂得感恩所得到的。」






重整項目,遇難解難
龍愷思表示,工廠啟動以來,銷售推廣上困難重重,透過網上銷售和寄賣,銷量並不理想。從肉眼所見,目前水耕場仍有一定量的空置層架。他們曾拓展客源,如向食肆派樣辦,奈何坊間供應商的定價普遍較低,反應並不佳。為了持續發展,遇難便要解難,他們重整項目,開展新途,如加強教育工作,舉辦工作坊,近月更推出租田計劃。

一如外邊把土耕農地租予假日農夫,他們則出租水耕層架,每月費三、四百元,一家大小毋須舟車勞頓前往新界,便能享受種植樂趣,她說:「耕種給人很辛苦的印象,這兒你大可舒舒服服的做農夫。」參加者同樣要穿起保護衣裝,內進「耕田」務農,是頗另類的耕種體驗。經過簡單的種植過程,便能收割綠油油的沙律菜享用。她更展望把工廠的活動空間發展為消閒聚腳處,讓區內上班族公餘前來竭息,品嘗沙律,輕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