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文章

佛法在人間:

我要過難關(三)

文:衍藏法師
圖:可人、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特此鳴謝。

281期 2010年5月27日



續上期


出家後,有一次奉師命到五台山去,回港時陪伴了媽媽幾天,一天上午她喚我叫十字車,車還沒到她已經休克,醫生說她可能這幾天走,血壓極低,原因未明,但過了幾天所有醫療儀器都被清走了,再過幾天還可以回家去,真正原因當時醫生說得不太確定。那時我認為是時候要回去照顧媽媽,得到師父批准後,從此我就回到媽媽身邊,當年她是74歲。


回去照顧媽媽當然包括她的全部起居飲食,事無大小都是由我負責,但她仍然堅持要照舊拿取生活費,但說我可以少給她五百元,我問:「一個月五百元點夠養你,唔使咩!唔使咩!」她也學我那句話說:「慳慳地就夠㗎啦,食齋唔使好多錢,我請妳食生果啦。」所以由我回去照顧她不久,她便日日供僧,我亦喜歡接受她供養。


不用要求她戒賭
媽媽只要精神些,行動自如,仍然賭性難改,不過再沒有去幾日幾夜或者通宵達旦。她對我絕無分別心,使起脾氣仍然會弄小動作。雖然我已經是一個出家人,都只不過是一個出家凡夫,有時都會受媽媽影響,會有情緒上的波動,但我懂得如何面對。我明白任何情緒的生起,都只不過是當下心的一種狀態,而不是心本身,况且心亦不可得呀,所謂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我只要覺知情緒的生起與幻滅,保持正念就可以了,這就是佛陀所教導弟子修行的「四念住」。其實媽媽就好像一位手執教鞭的軍官,經常磨練我,而我就以六波羅密中的忍辱,安忍於同媽媽的互動之中,所以媽媽是成就我的忍辱,成就我修行的一位逆行菩薩,對於媽媽的脾性,她的習氣、行為,一概我都隨她去,我已不像從前那樣要她戒賭,別做這別做那,我都放下了。



小病得媽媽照顧
有一次上山探師父,師父對我說:「好好照顧媽媽,送佛送到西。」這一尊佛一照顧就是八年。在那八年當中,我沒有刻意去改變媽媽或要去影響她什麼,我只盡心去照顧她,做好自己的角色。其實在那八年裏,媽媽也受我影響,她也在不知不覺中慢慢改變。例如,有人供養我一些食物,我捨不得吃,每早給她燉粥,她吃了個多月,她見我從來沒吃過一口也不問我,但她看在眼裏。有日她回來時說:「來試試是否合穿?」她供養我一對拖鞋;某次又說:「快點趁熱食。」她供養我兩隻砵仔榚;某晚她說:「明早別買菜煮飯,我請你食齋。」有一次,我病了,我給媽媽煮好飯餸,我就休息,她吃完飯出去了。她回來時見我還躺着,她來到床邊問我是否不舒服,我點點頭,她就出去了。當她回來時她給我買了一碗粥,叫我吃了再睡,我覺得小病的確是福。有一段時間媽媽要每天吃中藥,那時她有輕微肺氣腫,經常咳嗽、糖尿等。我對她說:「我不管你到哪裏去,但你一定要下午三點準時回來吃藥。」她真的很聽話,我看得出媽媽有點感覺。


街坊要跟媽媽念佛

媽媽很少安坐着與我傾談,我只能閒話家常跟她說幾句佛偈。媽媽知道人不可自殺,因她相信有來生,所以我跟她說輪迴。她知道自己此生很苦,所以我提醒她,如再不改善自己的壞習慣,以後更苦,來生更愚癡,而且來生不一定再得人身。以她的根性,我向她解釋淨土念佛法門,日子有功,不知何時,媽媽真的念起佛來。她吃完早粥便拿着佛珠到樓下的小公園坐,跟街坊說說又念念佛,總有兩個多小時。有日她問我多要兩串佛珠,說有兩位街坊要跟她念佛,媽媽居然度起眾生來,我隨喜讚歎。


那段日子,我知媽媽還有去賭錢,但沒經常去,可能間中去耍樂,我沒理她也沒問。有一次,她拿着一包東西對我說:「這裏有兩萬元 (我以為我聽錯),一萬元幫我捐去乜乜乜,一萬元幫我收好,他日我走了,你用來幫我辦事,你要用光呀,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我說:「媽媽難道你不去阿彌陀佛處,要做鬼?」她發笑了。那真是一個奇迹,媽媽很難有積蓄,還要是二萬元,還要布施一半,她真的改變很多,那時我知她沒再去賭錢,因她去過我會知道,整個人跟衣服會有一陣二手煙的氣味,但我很久沒有嗅到這種氣味了,媽媽真的沒再去麻雀館,亦有可能畢竟年紀大了,精神體力都不及以前,眼又矇耳又聾,速度都跟不上別人,去到麻雀館別人不會等你,都不想跟你耍樂了,賭的條件不具足,賭的緣自不然盡。我相信不是媽媽刻意要去戒賭或是我勸得她戒賭,而是賭的條件沒有了,盡了。所以如果哪位家中有人爛賭,你不用閉翳,給點耐性等待,他賭的緣一定會盡。媽媽浮沉賭海足足四十年,終於上岸了,真是守得雲開見月明,那年她是78歲。由她78歲至82歲那四年,我們都可以聽見對方的笑聲,終於可以共度一段和諧安樂的日子。


媽媽:「我死都眼閉囉!」

媽媽幾十年來出入麻雀館,吸入不少二手煙,由發現肺癌至去世是三個多月時間,是最後兩三個星期才採用24小時皮下慢慢滲透的注射止痛,在醫院那段日子,我大多數每日上午十時許到醫院,晚上七時許才離去,除早餐外,媽媽吃我煮的食物,我每天幫她洗澡,這樣會使她感覺舒服。我跟媽媽說話最多就是她住院那段日子,因她已不能到處去,唯有與我閒聊。我只希望在她去世前,盡力幫她把心結解開,紓解她的怨和恨,我不知道她是否明白我的說話,我只是盡力而為,有一天,我推着輪椅帶她到醫院對面的公園去,那天媽媽說了一句,這一生對她對我最慈悲的一句說話,她說:「嘿!個女咁樣對我,我死都眼閉囉!」當時我很高興,我感覺得到媽媽終於都釋懷了,她已放下她的怨恨。我仍然推着輪椅帶媽媽遊公園,我們一切盡在不言中,那情境真的很美。


媽媽臨終之前兩天,我親親她面頰並對她說:「媽媽,我好愛你!」她答:「我知!」我倚偎在她胸膛上聽着她的心跳聲,她撫拍着我背說:「你以後好好照顧自己,我走咗,你唔好再掛住媽媽,媽媽都唔掛你囉!」當時我覺得媽媽好叻,她對我沒有捨不得,對死亡沒有恐懼,對生命沒有眷戀,她已沒有牽掛,她再沒有怨恨,至少表面看來我覺得她已經放下,我好安心。


最後那天,媽媽一直在聽着我預先為她準備好的一盒錄音帶,沒用音樂做背景,全部是清清楚楚的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因為媽媽聽慣我的聲音,所以我為她錄了這盒帶。由於媽媽聽覺差,用耳機聽着這句佛號最適合不過,而且不會打擾其他病人。在媽媽臨終之前半小時有多,她仍然很清醒,還大聲地說:「我要落床小便!」我扶她落床,弄妥衛生之後,她躺回床上,很安靜聽着佛號。媽媽用她最後的一段生命為我說法,向我宣示無常,警惕我要珍惜人身,勿讓此生空過。我看着媽媽呼出最後一口氣,她的離去沒有牽起我任何情緒上的波動,當時我處於一種極度寧靜祥和的心境,我祝福媽媽一路好走。


經歷是反思生命的契機
今次的題目是「我要過難關」,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是怎樣去過難關,我亦沒有刻意去過,我說的難關就自自然然過去了,我只是從來沒有去逃避吧了。沒有人是理所當然知道應該怎樣去面對生命中所發生的各種事物,我們都在學,學去走出自己生命的道路,而自己的道路是走向光明抑或黑暗,是每個人都可以去選擇的。我感恩佛陀的啓示令我明白人生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在我人生的旅途上,能夠走到眼前這一步,我要多謝兩個人,就是我的生父生母,特別是我的生母,因為她給機會我來到這個世界,無論是什麼原因她不要我都不重要,因為一切已成為過去,對我生母我只有感恩與祝福。對收養我的媽媽,見到她最後都能夠釋懷,無怨無恨為自己此生劃上圓滿的句號,這是我感到最安慰的,媽媽對我沒有遺憾,我對媽媽亦沒有遺憾,過去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給機會我對生命反思的契機,一切都是值得的。
如果我同媽媽的故事能夠感動到在困苦中的你,請你將這份感動轉化為慈悲的力量,好好去愛惜你自己和身邊的人,乃至一切生命。於此,我想將今次講故事的功德迴向法界一切眾生,特別迴向收養我的爸爸媽媽和我的生父生母。最後我祝福大家福慧雙修,吉祥自在!多謝大家!


比丘尼釋衍藏於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寫於香港禪室


連載三之三



衍藏法師


講者介紹︰
衍藏法師,出家前俗名莊文清,在無線電視從事演藝事業達二十年。1991年依止大嶼山寶林禪寺聖一大和尚剃度出家。


禪修放下阿姜蘇美多 Ajahn Sumedho執着感官世界楊釗歸屬感團隊精神財富三好人投生何處因果定律三時相第一塊福田善財童子廣結善緣心燈334期 佛法在人間Amaravati Monastery祖師禪林泰國森林派阿姜查 Ajahn ChahAjahn Amaro心靈的科學許嘉璐樓宇烈學誠法師劉長樂胡一虎佛教世俗化道堅法師班禪大師內部的環境外部的環境果行佛教文化弘法自覺孔孟學說大乘佛教反思336期 佛法在人間枉橋正面思想卓千堪布闕噶仁波切金融風暴貧富縣殊政治紛爭末日抑鬱病苦放鬆預言概念性禪修無概念性禪修正面概念禪修負面概念禪修341期 佛法在人間339期 佛法在人間338期 佛法在人間336期 佛法在人間觀用妙湛總持法雨精舍進念二十面體衍空法師楞嚴神咒堪布尼瑪唐卡陳耀紅藏傳佛教曬大佛見解脫342期 佛法在人間果如法師分別執取貪戀佛國密乘中心大藏寺基金會南丫島撞船法護法師祈竹仁寶哲中陰身海全法師慈經僧徹法師無常法忍法師善道覺真法師活在當下二犬十一咪陳麗雲博士344期 佛法在人間康祖仁波切天龍傳承慈濟大愛靜思語曾裕真345期 佛法在人間泉慧老法師368期 佛法在人間三寶覺悟兩足尊離欲尊眾中尊盂蘭279期 佛法在人間衍藏法師嗜賭280期 佛法在人間衍傑法師因緣281期 佛法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