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文章

講座記憶:

人間佛教禪法(二)


開示:性廣法師
提供:香港妙華佛學會
整理:劉潔芬

338期 2012年8月2日


續上期


已取證涅槃的佛陀,其心行純淨無執,也因為沒有了造作的因,所以也就不再召感未來的果報。淺顯地說明,也就是聖者每個觸境逢緣生起的覺知,都是與智慧──「明」相應之觸,所以不會抓取境相而造身口意業,而召感未來果報。對應於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色聲香味觸法六境所生起的六識,都是如此的純淨、無執而不動亂,也就讓一切法自然生,自然滅。故佛陀說:「法性,法住,法界」,本爾如是!


佛陀已經改正了種種錯誤的心態,解除了無謂的掙扎與啼哭,從無明矇昧與愛染錯執的漩渦中超脫出來;他徹底地了知法的真相,所以面對色身自然的衰老,澄徹覺照的「唯作心」,並不抓取絲毫,不再投生,故稱「涅槃」!一般指稱眾生的「死亡」,是預示其未能斷除執取的業力,所以必將再投生;相對於「生」,故云「死」。以淨智超脫了生死,不再執取與投生的聖者,盡此生而不再投生,所以不能說是「病死」,而是證「涅槃」,也就是徹底、真正地解脫了生死苦迫的境界。



「涅槃」的原理很簡單!

一般人想到「涅槃」,會認為神秘不可思議,會想到千生苦修,萬劫精進;然而「涅槃」的基本原理與操作方法,說起來卻是很簡單很直接的。重點是:只要我們的心念,不再習慣性地抓取境相,就能證入涅槃。


如何涅槃?就是一口氣呼出去,心念不指揮要再吸一口氣進來;這不是呼吸現象的停止,而是愛染執取的平息。不緊緊抓住呼吸,不再掙扎求生,這就「涅槃」了!「涅槃」一點都不神秘,就是不再抓取的寂靜境界,很簡單,不是嗎!


人類死亡的原因,無論病故還是外傷,大概可分類為缺氧、缺水與缺食等幾種,而哪一種死亡形式,時間最短?最快的應該是停止呼吸。人沒有呼吸,能活多久?只能幾分鐘。沒有氧氣的供給,幾分鐘就會死亡,無論是腦缺氧,還是心臟停止跳動,幾分鐘就沒命了!但是沒有喝水,多久會死亡?約七、八天。人只喝水,不吃飯,能活幾天?據我知道的最高紀錄,是五、六十天都還能維持。不喝水、不進食還可以活一些時間,可是不呼吸,幾分鐘就會死亡。


大家想取證涅槃嗎?還想要有來生嗎?(有同學說想,有些說不想。)內心有不想再輪迴的意念嗎?現在就可以來測試一下,看我們有沒有這個能力做到?來!我們把鼻子捏住,手不要放鬆,這時氧氣無法進入,在缺氧的過程中,心意都要保持平靜、自在、喜悅,不會因缺氧而生惱,不會鼓動吸氣的意欲與求生的想望……,只要能撐過二十分鐘,無氧支持故生機當斷,命根必壞,只要「畢故不造新」,就可以當場在這裏證涅槃!


生命的來去與生死,說到底,不由他人,關鍵唯在自己。不想有來生,欲證涅槃,其實原理非常簡單:只要一口氣呼出,不要再推動造作吸進來的力量,即能成辦!


來!我們馬上試試:把鼻子捏起來,不要再吸氣!只要我們能把氣一直吐出去,而不再吸進來;心意不會有想要活下去的意欲,而強烈執取命根,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只需不到二十分鐘,我們就可以當場在此「取證涅槃」了!


大家可以這樣如法操作嗎?做得到嗎?哈!你們看,都沒有人能支持一段時間!這困難嗎?真是說來簡單,做來大不易呀!為什麼做不到?這是因為現在縱然了解了「涅槃」的理論,但是愛執的慣性卻是太根深蒂固,堅牢不破了!所以存活下去的意志,會引動我們「不由自主」的「呼吸」──「活下去」!




愛染執取感召輪迴

理論知道而行動卻做不到,這是其中尚有堅牢的愛染力量在執取命根,所以一口氣往外吐,我們就慣性地一口氣吸進來。縱然命根已斷,也會在去執取另一色法來延續生命;這時,心念處於何種狀態,就會投生於何處;但總之是不會超出三界而流轉生死!所以,一切流轉業力,苦樂果報,都是我們自己的求生意願所召感。


說到這裏,大家更應明白,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所有的遭遇,負百分之百的責任!我們今天所感召到的一切,無論順境、逆境,幸與不幸,都是自己心識的造作所召感來的。如果把自己的不幸怪罪別人,那也就沒有從根源去除的可能了!因為,我們將不會檢討自己,而只會怪罪別人。反過來,若能把所有不好的遭遇,都誠懇的、徹底的承認是自己的無知與過錯,並能改過向善,那就有救了!


須知:吵架,需要兩個人;不吵架,只需要一個人。


吵架要怎樣才能吵得成?就是你一句來,我一句去;也就是一定要兩個人以上才會發生。然而,要不吵架,一個人就夠了;那就是看哪一個先停止。你一句惡言來,隨你!你再一句粗話來,再隨你!你更加惡劣地漫罵,一切都隨你……。這樣看你能吵多久?累了,沒氣了,就不吵了,對不對?所以只要有一個人先停止,不相應,也就平靜了。可是,為什麼大家總是容易吵架,而且一再揪鬥不休?癥結在於彼此都不甘願,不肯臣服,最後一句的戾言總是要由自己說出!逞強到最後一句,一定是要自己說,那才會覺得是自己贏了!我們總希望別人停止,但卻不反省由自己先停止。要求別人停止是困難的,因為嘴巴生在別人身上;別人停不停,是別人的事,我們很難如願,很難控制別人的。但是,卻可以要求自己停止。因為嘴巴長在我們自己身上,我們可以指揮自己閉嘴,所以,不吵架,只有從自己開始。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但在實際生活中,卻也千難萬難!不是嗎?對照於「涅槃」的道理與生命輪迴不息的現狀,不也是如此嗎!


此一對生命的執着與緊緊抓住不放的力量,是從哪裏來的?它也是從己身發出來的!如是!問題從何處生來,就要從何處解決;要取證涅槃,就要直接針對己身的強烈愛執,施以強力之矯治,以期徹底斷除!


舉個例子:種植於土地上的植物,能由根部吸取水與養份,所以能存活長久。然而一但截根,轉置瓶中,縱然同樣施與水份,然而沒有了樹根,也就只能短暫存活了。同理,何謂聖者的「有餘涅槃」?其斬斷愛執命根力量的境界,就如同斷根的花朵,一但斷根,再也存活不了多久;唯色身尚有生機,只待其衰敗期至,就會滅而不生。什麼是「無餘涅槃」?就是證入涅槃時,其色身生機亦同時斷滅,以斷無明愛取的同時,亦不再留存──沒有餘留生命存活的能力,故稱之。所以,「涅槃」是指心意無染執,徹底斷除生死輪迴的狀態;至於色身餘留之自然生機,則可有亦可無。


取證涅槃的原理與方法,現在都知道了,它其實很簡單,只要鬆動、斷除心意中「想要活下去」的力量,也就得涅槃了!這也是「解脫知見」主要的操作原理。



「解脫知見」是如實觀察「我」之真相

佛陀在菩提樹下,到底覺知了什麼?證悟到什麼?


要了解它,還是要回到人的核心問題,也就是從我人是如何緊緊抓住命根之處說起。



苦惱的根源,來自我執

先舉個例子:你們隨身都帶着提包與手機,是吧?當講座結束,下課了,你轉身要走,卻有人叫說:「喂!這裏怎麼有個包包呀?」


「啊!是我的。」你會轉身回來取。


所以,當有人問:「這是誰的提包?」若自己根本沒有帶提包來,那就頭都不用回,很瀟灑地走了!


當有人問:「這是誰的手機?」你就想:「我有手機!」就會回頭看看是不是我的。


同理,為什麼我們會對生命緊緊抓住不放?那是因為我們認為這是「我的」生命的緣故。


又如前幾年以美國雷曼兄弟銀行為禍因的金融海嘯,那次的金融風暴,你們有沒有受到影響?(有些同學答有,有些同學答沒有。)有些有,有些沒有?是吧!對於沒有被波及的同學來說,想到這事件,大都心情平靜,沒有特別的感覺;反過來,對於被嚴重波及而損失大量金錢的人來說,一想到它,就思緒擾動,心痛不已!為何同一事件,而卻有許多不同心情,主要的原因都在於「我」有否受影響呀!


再舉例,大家有沒有察覺,我們在公共場合面對大眾時,多半是客客氣氣的。為什麼在外面,對別人比較客氣,回家就放鬆恣意呢?為什麼對家人諸多苛求,老是認為:「你是我太太,怎能不聽我的話!」「你是我兒子,怎麼可以不順服!」對外人客氣,對家人霸氣,其中的關鍵就在這「我的」與「不是我的」的認知差別呀!


對於生命的執着亦是如此!為什麼我們捨不得離開?為什麼不肯走?是因為我們覺得無法將「我」以及「我所」擁有的都帶走。


「我的」,佛法稱為「我所」,也就是自認為「我所擁有」的一切。心念一但生起「我」與「我所」的念想,則一切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純大苦聚的問題就層出不窮了!所以,「我」是種種痛苦與煩惱產生的主要根源!經典中歸納出「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陰盛苦,再再都因有「我」而產生。


佛陀在菩提樹的覺悟,就是徹底地觀察到:人之所以有那麼多的痛苦,不能覺悟、解脫與自在,都是因為這個「我執」──執着「我」與「我所」在作祟。因此,要覺悟,就須從了知「我」的本質開始。


》人間佛教禪法(三)



性廣法師


性廣法師小檔案:

‧1962年出生,台灣嘉義人,台灣國立中央大學哲學博士。
‧出家後服膺於印順導師思想,對禪修有深入研究,致力推廣大乘入世三昧特色的「人間佛教禪法」。
‧現任佛弘誓佛學院院長、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暨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東吳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

‧著作包括:《人間佛教禪法及其當代實踐》、《禪觀修持與人間關懷》、《燃燈引路─禪七開示錄》、《圓頓止觀突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