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文章

講座記憶:

人間佛教禪法(一)


開示:性廣法師
提供:香港妙華佛學會
整理:劉潔芬

337期 2012年7月19日



我們因愛而執取、因愛而纏絆於世間種種苦痛與感受,台灣弘誓佛學院院長性廣法師,去年12月應香港妙華佛學會之邀,來港主講「人間佛教禪法─解脫知見」。她以佛陀求道與證悟的經歷,說明世人的痛苦如何產生、如何解除。


這次的講座,是深入淺出的闡述「人間佛教禪法」的「解脫知見」。希望大家對世間諸法的流轉與還滅,有正確的觀念和知見。



人為何會痛苦?

佛法所說的「解脫知見」,有幾個大的主軸與核心。


首先,佛陀指出:人活着,為什麼覺得痛苦?能夠覺知痛苦,一定是有一個能夠感知的主體。舉例,譬如我們現在坐在課堂裏,外面的情境,我們都不知道;所以,室外的溫度再冷再熱,對我們而言,一點也沒有感覺,沒有關係,也就不會生起對彼情境的苦樂感受。又如,如果我們沒有眼睛可以看、沒有耳朵可以聽、沒有身體可以感知,那麼,就不會與之產生種種互動,不會感知這個世界的種種情狀,也就不會產生許多憂悲惱苦的身心狀態。所以,擁有感覺、感知的基本能力,是我們覺知世間的根本。


然而,有了感知的能力,也不過就是能知曉外在環境的情況,比如感知氣溫的冷熱,或經歷人事的聚散等等。這些隨時間而生滅變易的自然現象,為何會引生我們種種苦樂憂喜的感受?乃至於覺得苦多樂少,難聚易散的心理情緒?如果感知也不過就是感知,則有了感覺,也不一定會產生痛苦。會對於境界產生感知情緒,乃是因為把這種種感知材料收集起來,對於喜歡與厭惡的種種事物,以挑揀分別,愛執憎恨的心念,而逐愛避苦。更從中生發許多強制的意念,追逐的欲望,也就是這種種身心的貪執與心意的起落,導致了痛苦的產生。


眾生所執取的痛苦,有多少數量?而其間又有多少差別?佛經將眾生所有的無邊苦惱,歸納為八類,也就是我們都熟知的: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與五蘊熾盛苦。而其中又以「五蘊熾盛」為主因。我人之色(身體)、受(感受)、想(思惟)、行(意志)與識(認知)五種組合成素,稱「五蘊」,又稱「五取蘊」,所以強調「取」,乃因身心自體並非即是繫縛,而生死流轉也是諸法的必然,這些種種會成為苦迫的因素,真正的問題則是在於「愛染」,因有愛染心而取執不能如我意的各種境界,也就產生苦,故稱「五取蘊」。佛法對於「愛」的剖析極深而疏義很廣,簡要言之,那是一種如膠漆一樣粘黏而不易擺脫的心理狀態與抓取慣性。眾生愛染的對象與執着的樣貌,有種種不同,然最主要的是對於自己──身心自體的染着。


「愛」又不僅只為粘縛,而且是熾熱的、逼切的與緊張的,故經中常稱為「渴愛」與「欲愛」等。從染愛自體說,這是眾生生存意欲的根源,依此而稱「有情」;由此愛執力而急急的追求,緊緊的抓住,故名為「取」。想要脫困,則須有正確的「解脫知見」,也就是對於因愛而繫縛的根源,以及其在三世時間、十方空間流轉的因緣果報,有徹底的了知。



佛陀是病死嗎?

接着,我們以釋迦佛陀求道與證悟的經歷,來說明愛執生苦與斷惑解脫的不同。


釋迦佛陀出生於王家,享用最好的物質生活,得到父母與眾人的許多疼愛;然而這樣的生活,佛陀並不戀着,反而是常有不愜於心的沉思。據經典記載,佛陀年少時曾因出遊四城門,見到眾生老病死的憂惱苦迫,而有許多的觸動。


有一次年少時的佛陀乘馬車出遊,在道途中見到一個老人。


他問駕車的車夫:「啊!這是誰?看他皮皺髮稀,腿顫身搖,行動遲緩的樣子。」

車夫答:「王子!這是老人!」

佛陀再問:「那我以後也會像他一樣地老去嗎?」

車夫回答:「會啊!縱然您貴為王子,但是與我們一樣,有一天也是會老去的。」

佛陀聽了,當下心中沉吟,無心再繼續遊賞。

再過一段時間,年少的佛陀又外出到另一城門遊觀,這次碰到一個倒臥在道途中的病人。

他問駕車的車夫:「啊!這是誰?看他面赤氣喘,體瘦身弱,痛苦呻吟的樣子。」

車夫答「王子!這是病人!」

佛問:「我以後也會像他一樣生病嗎?」

車夫回答:「是啊!縱然您貴為王子,但是也不能免除病痛的侵擾。」

年少的佛陀聽了,當下心意觸動,無心再繼續遊賞。

又過了一段時間,年少的佛陀再出城遊賞,這次碰到的是個送葬的隊伍。

他問駕車的車夫:「啊!橫臥在擔架上的是誰?他一動也不動,而旁邊的人又是如此的悲悽哭泣!」

車夫答:「王子!這是死去的人,旁邊是一些送葬的親友!」

佛問:「我以後也會如此的死去嗎?」

車夫回答:「是啊!王子!任何人都不能避免於死亡!」

年少的佛陀聽了,內心憮然,無心遊賞。


釋迦佛陀年少時的在俗生活,雖身處皇家勝妙的五欲之樂,然而內心對於生死無常,老病有時的生命現象,常有疑惑,時而沉思,更想探究生命的真義,尋找遠離所有苦惱的方法。終於在盛年棄俗出家,經歷靜心禪定與嚴格苦行的參訪修學,終於在菩提樹下,以自知自覺的甚深智慧,照見諸法實相,徹知生死輪迴的根本,並究竟斷除,證入無上圓滿的涅槃境界!一般就是俗稱:佛陀成道了!


成道之後的佛陀,以四十年時間「轉法輪」,他不辭辛勞,僕僕風塵,盡心盡力地,願將所證知的真理與解脫苦惱的方法傳授給世人。

我們來探討佛陀一生的經歷:從表面上看起來,佛陀八十歲時,色身也衰老了。他說:「現在,我的身體就像用了八十年的舊車,一切都衰朽了。」是的,我們可以想像:開了八十年的車子,一定是破舊不堪,可能是所有組件都搖晃不穩,嘰喳作響,就只有喇叭不響了!


佛陀晚年臨入滅前,與幾位隨行弟子遊方到波婆城,遇到打鐵工人純陀,誤用有毒的菇類供養,佛陀吃了之後,嚴重腹瀉。這時,他知道自己在人間的時間不多了,就跟阿難和幾位留侍在身邊的弟子說:「我們到拘尸那羅去吧!我與這世間的因緣已盡,將在彼處入滅!」佛陀在幾位弟子的隨侍下,於拘尸那羅城的娑羅雙樹之間證涅槃


我請問在座各位同學呀,佛陀年輕時,因為想要解決老病死的苦惱而出家修道,也證道成佛。但是,佛陀老年時,與所有眾生一樣,也老了,病了,離開了人間。那佛陀到底有沒有解脫老病死的苦惱呢?佛陀也老,病了,然後佛陀也病死了,對嗎?


(同學們點頭)什麼?大家都點頭啊!你們都說佛陀是病死的呀!


我們要鄭重的聲明:佛陀不是病死的,佛陀是取證涅槃!二者的不同之處,到底在哪裏呢?




凡夫的死亡與佛陀的涅槃

從表相上看,病人得病而死亡,而佛陀晚年也衰老,也得病,也死亡,好像與一般人一樣。然而這是表象相同而實質大不相同!


其中有一個最大的關鍵,是什麼?(同學答:他不怕死)


「不怕死?」好像也對!在傳記中的佛陀,安然順處一切境界,對於老、病、死,內心沒有憂惱與恐懼,所以也能說不怕病,不怕老,不怕死。


但是,一般有些人也會說:「我也不怕死啊!」


告訴大家,佛陀的不怕死,不像一般的莽夫,在無知或盛怒之中衝口:「誰怕死?好漢不怕死,而我也不怕死,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因無知而不怕死的人,卻也因無明而不能免於輪迴呀。

佛陀能不畏懼死亡,則是因為在知見上能真正了解生命從生到老到死的真相,更是徹底地斷除了情意執取的堅勞慣性,這與凡人矇眛無知的莽撞,是大不相同的。


佛陀所徹知的世間生滅與身命流轉的實相,簡要而言,眾生有生死,器界有成毀,這是有為世間的定律,凡有造作,就有生成與壞滅的變化現象產生,這是必然的過程,不變的律則。進以觀之,這一切事物生滅聚散,變動不居的樣態,更透出了一切因緣合會,無我無主的特質。以大家現在坐着的椅子為例,表面上看來是完整的一張椅子,但事實上它是由幾塊木板的組合,是在因緣條件聚散中所產生的暫時組合,合成的前後,都不是椅子的樣態。所以,真相是:沒有常存、永恆、不變的「椅子」,可以作為我們永遠執取的對象,一切都是在因緣聚散的變動中的暫存狀態。無感知的物質存有是如此,有情識的眾生生命,也是如此。在《金剛經》中,將所有因緣合和的諸法稱為「一合相」,如「椅子」,其本質是無常、無我,這即是諸法的實相與真諦。


凡夫在面臨死亡的時候,直接反應的心識反應,就是還想繼續活下去,也很排斥、畏懼死亡。因為「我」很想活下去,所以,「我」就緊緊的抓住命根,努力的呼吸,努力的呼吸!「我」要活!不要死!有情以不如實觀照的無明,與盲動追逐的愛執,面對生命自然的,必然的衰老、死亡的過程,總會產生不必要,無意義的排斥抗拒與憂惱痛苦。佛陀指出:對於無常、無我的「一合相」所產生的「我見」與蔓生的執着煩惱,就正是一切憂悲惱苦的根源。


有情在這一期生命壞滅後,因為愛執的力量很堅牢強烈,所以會趨使心識再去執取另一投生的因緣,這就是輪迴生死,永無出期的成因。


反觀佛陀,面對生命自然生滅的現象,其心境與態度與凡夫則完全不同。佛陀證悟之後,五根與心念活動的狀態,「看」就只是單純的眼根觸境而視,對於顏色也知青黃黑白,然而其間再也沒有了貪染心的執着與造業,論典將此聖者的心念,稱做「唯作心」,也就是能辨知,然無執取,所以也不再受後有──輪迴。


人間佛教禪法(二)



性廣法師


性廣法師小檔案:

‧1962年出生,台灣嘉義人,台灣國立中央大學哲學博士。
‧出家後服膺於印順導師思想,對禪修有深入研究,致力推廣大乘入世三昧特色的「人間佛教禪法」。
‧現任佛弘誓佛學院院長、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暨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東吳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

‧著作包括:《人間佛教禪法及其當代實踐》、《禪觀修持與人間關懷》、《燃燈引路─禪七開示錄》、《圓頓止觀突微》等。